你欤时光皆薄凉

山南水北,有缘相会

斑马,斑马

《斑马,斑马》

我喜欢你

我喜欢你,我对着镜子

有人问我,你怎么不去告白呀

我抿起嘴,轻轻笑了笑,说我不敢呀

我不敢呀

他是我的白月光,是我的心上人呀

他是遥远富贵的人

我不是呀​


曾经的你

致-我初中的你-班主任

在一个夏日的炎热午后,吃着饺子,我突然想起你了。

或者说我喜欢你,其实,或者说,谢谢你。

你眼睛会怎么样?我记得你一直戴眼镜。​你还会扎着一只马尾辫吗?

你教英语,教我整个初中。我在高中,听到了你曾经教给我们的英语听力方法。我整个初中,都是你在当我的班主任。

毕业的时候,你唱歌,后来声音小了,没了。我那个时候,看见你眼底有光,和有泪水的模样。

我已经忘掉了大半的初中细节,不过我还记得你。

你还在教初中吗?还是那个班级吗。你还会想起来你曾经教过我吗?

可我记得你,单马尾,戴眼镜,温柔,会英语。

谢谢你。​


嗨,你好

我梦见……我们结婚了……

在彼岸的那头,你执起我的手,给我戴上银白色的钻戒,为我打理雪白的纺织婚纱,笑着,在太阳底下,在沙滩上,在海边。笑着说,我们结婚了。

我们结婚了,终于结婚啦,步入了殿堂,对着旧照片,已过片刻,已过经年。

然后后来,你不在。屋子前的鹅卵石很好看,很干净。屋檐勾住的紫风铃轻轻地淌着好音乐。纯净的空气,让我想起你的眼睛。

你说你要在小屋旁边种一点点狗尾巴草。“它们的花语,是暗恋。”

现在我种了,它们也长大了。屋子里有百合,散发着轻柔的香味儿,就像第一天,我们在这里见面。


路过那条湖的时候,湖里住着一条龙.虽是龙,但她却很温柔.她总是很伤心,躲在岸边的草丛里悄声哭泣.问她为什么哭时,她说她夫君不在了,他丢下她了.她还是哭,还是住在湖里.
如果你见到他了,请告诉他,她还在等他.那岸边的白龙,很温柔的白龙.
风吹耳畔,盼良人归.
你见过他吗?

狐狸*愿你与世界温暖相拥

雪山上有一只狐狸,雪是纯白的,如同狐狸的白皮毛。皑皑白雪覆盖了一整座山,凉白色偶尔反射出太阳的光晕,很好看,这是狐狸生活的地方。

她后来遇到了一匹狼,尖尖的细长的嘴吻,窄而细长的腰,那是一匹黑狼。狼的尾巴笔直地拖在地上,他看着她。

狐狸遇到过一只云雀,那只云雀嗓音尖锐嘹亮,清丽的歌声伴着倩影在天空中飞旋。后来云雀去了远方。再后来,云雀的声音里少了一抹尖锐,多了一抹婉转和甜蜜;她带回了羞涩的扭捏和另一只云雀。他们在枝头做窝,安了家。

狐狸有一天吃着肉,那只被云雀小姐带来家里的云雀先生来到了,带着一脸的宠溺来拿云雀小姐的松子和蜜,狐狸面无表情地回身拿东西,这个时候狼来拜访了。
他说他要一个拥抱,面无表情的狐狸说没有。狼说他有,然后就给了狐狸一个大熊抱;狼又说有吻吗?狐狸说没有,狼说他有,然后亲了她一样下;狼接着说又说,有糖吗?狐狸说有,塞给他一颗糖,脸上带着小小的狡黠与得意。

狼说嗯,我没有。然后他吃了糖说好甜,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,又吻给狐狸。

云雀说你没体会过,你不懂。狐狸歪了歪头。云雀又说那真的很温暖,她说这话的时候想起了云雀先生,狐狸想起了狼。

狐狸遇到过蒲公英小姐,听她诉说来时的微风。风托起她小小的根。听她用细软的声音讲很多地方,说她最后温柔地落在这片山谷里。

狐狸对狼说她也要去远方,狼说嗯,然后他转身收拾行李背包,他也顺便收拾了狐狸的家。狐狸注意到狼在背包里放了很多很多狐狸爱吃的糖果和各种糕点。狐狸很好奇就问狼在干嘛?

狼转过脸,眼底闪烁笑意和宠溺,他对狐狸说:“我陪你”

狐狸不去想她那天笑得有多疯狂

后来狐狸走过高山,踏过流水:顶着荷叶遇到小鱼儿和青蛙,看到星星和雪花。

当然,她身边,有一匹黑狼。